武汉被刺医生恢复意识 却难挽回顶级专家之手

  • Normal Standard

    没有评分

2018年12月14日,一个令人恐惧的日子。51岁的前列腺癌患者曾红平走进武汉大学中南医院49岁的泌尿外科医生张卫兵的诊室,用随身藏着的一把长刀砍向了正在坐诊的张卫兵。好消息是,经多方努力抢救,经历失血性休克、心脏骤停等重重险关,张医生从深度昏迷中逐渐苏醒,生命体征平稳,已经恢复意识。令人痛心的是,那只曾经拿手术刀的手,如今难以端起一杯水。

2018年12月14日,一个令人恐惧的日子。51岁的前列腺癌患者曾红平走进武汉大学中南医院49岁的泌尿外科医生张卫兵的诊室,用随身藏着的一把长刀砍向了正在坐诊的张卫兵。好消息是,经多方努力抢救,经历失血性休克、心脏骤停等重重险关,张医生从深度昏迷中逐渐苏醒,生命体征平稳,已经恢复意识。令人痛心的是,那只曾经拿手术刀的手,如今难以端起一杯水。

泌尿外科是中南医院的优势学科,7年前就已经是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每年都有来自湖北各地的患者来此就医。张卫兵是该科室的主任医师。从医20多年来,他公开发表过20余篇论文,还获得过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治愈过的患者不计其数。有人在医疗平台上称他为“恩公”。

2018年12月14日上午10点,曾在中南医院进行了姑息手术的前列腺癌患者曾红平挂了一个张卫兵的号。手术后,曾红平接受了化疗,化疗后,仍然在进行内分泌治疗,张卫兵曾参与过他的手术。

曾红平像普通患者一样走进了诊室,但没人留意到他随身藏着的长刀。走进诊室后,他拿出刀砍向张卫兵,喊叫和呼救声传出诊室外。人们赶来时,张卫兵已经被劈头砍倒。他的腹部、脖子、胸部、右手多处被砍中,整个行凶过程不超过10分钟。

闻声而来的同事们很快把张卫兵抬上了病床,送往抢救室。他的脖子一侧被割开了20多公分的口子,血涌出来。作为一名外科大夫,张卫兵非常清楚自己的状况,在失血性休克发生之前,他对同事说:“赶紧插管,我快死了。”

而行凶后的曾红平丢掉手里的长刀,翻身爬出窗外,沿着窗沿向右走了好几步,直到面前已经没有了路。他面朝窗户,在一片围观者的尖叫声中向后倒下,当场死亡。

曾红平的尸体被送往殡仪馆,按照流程迅速被火化,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骨灰都无人认领。后来,家属悄悄取走了骨灰,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武昌公安分局在调查取证中发现,行凶之前,曾红平取光了自己银行卡里的所有钱。但医院方面也无从判断他为何行凶,据医院官方表示,事发前,曾红平没有就治疗状况向医院提出过任何异议,也没有“表达过任何要求”。

没有人知道曾红平到底为何向医生举起了砍刀。他行凶的真正原因,随着他的死,灰飞烟灭。

而在中南医院,没人肯离开抢救室。直到第二天凌晨两点,泌尿外科没在值班的医生们都赶来了,他们站在手术室不肯离开。有人叫了盒饭,但没人吃得下。

张卫兵的头颈胸部被严重损伤,肠道破裂、腹部大血管断裂、右手肌腱被砍断,手指骨折……抢救中,他的输血量高达10000cc,相当于全身的血换了两遍。

3天后,院领导到泌尿外科开会,对医护人员进行心理疏导。除了急诊手术以外,允许他们暂时停掉科室内的择期手术。大家在那次会上哭了一场。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平时来找自己治病的患者,会“拿着一把马刀,像宰羊一样宰割我们”。

2018年12月20日,张卫兵的意识终于逐渐开始恢复。沉睡了124个小时之后,痛感和记忆渐渐回到他的身上。向同科室的同事安排好自己负责的病人之后,张卫兵慢慢地对他们说,“我这次真是九死一生。”

他暂时走出了鬼门关,脖子下方有一道20多公分的切口,脑水肿还没有完全消退。左右两侧腹部都有很长的伤口,被刺伤的肝脏和肾脏需要慢慢恢复功能,肺部还面临着一道感染关要过。

在张卫兵的办公室门口贴满了多位患者和医护人员为他折叠的祈福千纸鹤,还有已经康复出院的患者专程赶到医院希望慰问张医生。苏醒之后,张卫兵也和关心他的患者视频通话。

张卫兵发现了自己手指的伤,情绪变得激动。那只曾经无数次举起手术刀的右手,食指骨折,肌腱断裂,如今已经没有端起一只水杯的力气。他何时能够再次拿起手术刀?光是想想这个问题,已经令人心痛不已。

张卫兵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心理专家已经介入,希望帮他尽早恢复心理健康。

一个三甲医院外科医生如果失去了手术能力,那意味着什么?

任何原因都不能够成为暴力伤医的理由!发生暴力伤医事件之后,不应只在道德层面打转,相互指责批评推卸责任。

医生就是一个职业,和别的职业没有明显区别。越将医生送上道德神坛,拥有无限责任,那医生的处境越危险。

(环球医学编辑:丁好奇 )

返回顶部

免责申明

版权所有©北京诺默斯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本内容由环球医学独立编写,其观点并不反映医纬达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医纬达与环球医学共同提供。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